從看守所看去,垃圾發電廠就在不遠處。
  綠色浙江·環保在行動  本報駐溫州記者 甘凌峰
  大羅山景區是溫州市區的“綠肺”,每逢周末,有不少市民去郊游。
  12月4日,網友“劉際挺”的一條微博激起千層浪,“在看似山清水秀的大羅山深呼吸,可能吸入的是無色無味的致癌物。”
  他話中的污染源指的是大羅山麓的垃圾焚燒場,“24小時排放大量PM2.5和一級致癌物二惡英。”“據內部測定,相關區域二惡英的含量遠高於國際最高警戒。”
  這條微博引起了溫州環保部門的重視。“關於大羅山垃圾焚燒對環境造成影響的微博我們已經介入調查,並會在最快時間內將調查結果予以反饋,感謝大家對環保事業的支持與關心。”溫州環保局官方微博回應說。
  12月6日23:50,溫州環保局在官方微博通報了監測數據,垃圾發電廠周邊有3個監測點空氣中二惡英含量超出國際標準。
  23位民警查出肺部疾病
  溫州永強垃圾發電廠位於龍灣區永中街道度山村,於2006年投產。
  昨天,在群山環抱下,一根巨大的煙囪高高聳立,往外噴著白色煙霧。
  度山村村長朱為玉說:“以前山上種了很多楊梅,現在快死光了,沒死的長出來的楊梅也沒人敢吃。”
  垃圾發電廠投產後不久,溫州市看守所和溫州市刑偵支隊警犬管理大隊先後遷址於此。
  和垃圾發電廠當“鄰居”,當時很多人不願意。警犬管理大隊的一名職工說,他們拖了半年才搬過來。
  溫州看守所民警89人,在押人員1700多人。“衣服不能晾在外面,晚上不敢開門窗。”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民警說。
  據他介紹,今年所里組織35歲以上的民警體檢,結果查出23人患有肺部疾病。“咽喉炎100%。”
  警犬管理大隊的民警把警犬當命根子,一些警犬生理上的變化令他們憂心忡忡。“不知道為什麼,母犬到了這裡就不發情了,無法配種,而且警犬的嗅覺下降很快。”一位民警告訴記者,短短幾年之中,他們已經換了好幾批警犬了,“正常的話警犬能工作六七年,現在兩三年就處於淘汰邊緣了。”
  請來了上海的專業檢測機構
  為了弄清楚身邊環境究竟受到了怎樣的污染,今年七八月份,溫州看守所花錢請來了上海的專業檢測機構。
  一個名詞揪緊了大家的神經:二惡英。
  “二惡英是一級致癌物,我們對數據不懂,聽檢測人員說挺高的。”一位曾看過檢測報告的民警說。
  據記者觀察,在度山村,除了永強垃圾發電廠,還有一些鋼鐵、電鍍企業,也存在一定的污染。
  二惡英是否來源於垃圾焚燒呢?
  永強垃圾發電廠屬於浙江偉明環保股份有限公司旗下產業。對此,偉明環保董事會秘書程鵬解釋說,二惡英的來源很多,只要有高溫煅燒環節的都能產生二惡英,包括汽車尾氣。
  當事企業:垃圾無害化處理技術全國領先
  程鵬表示,他們的垃圾處理技術處於全國前列,完全達到了國家排放標準。
  他介紹了垃圾焚燒的整個過程:
  一是垃圾焚燒系統。垃圾發電廠處理的都是生活垃圾,目前我國還不能將生活垃圾分類處理,都是直接焚燒的。垃圾入庫後,要先經過幾天發酵,然後抓進垃圾爐。系統控制爐溫不低於850℃,因為二惡英在850℃以上2秒就分解了。爐溫如果低於850℃將產生大量二惡英。
  二是煙氣凈化系統。通過石灰脫酸、活性炭吸附和布袋除塵3個步驟,以消除煙氣中的硫氧化物、氯化氫、重金屬、二惡英等。
  追問:是否存在操作不規範情形?
  垃圾發電廠的收入來源於兩塊,垃圾處置費和電費。
  村民和民警們普遍反映,發電廠的煙囪白天煙霧較少,但到了晚上熏得人難以呼吸。
  他們懷疑,發電廠有沒可能為了節約成本,在部分時段未按照規範操作呢?
  朱會長告訴記者,度山村村民有的在發電廠上班,曾透露發電廠白天有放“藥”,晚上就不放了。
  村民嘴裡的“藥”是什麼呢?程鵬說,如果爐溫過低,就要噴柴油,但這是系統自動控制的,不存在人為因素。
  “偉明集團是負責任的企業,每天24小時操作流程都一樣,不存在白天晚上的區別。”程鵬表示。
  他說,是否其他企業的影響也難說。
  環保部門:
  警犬大隊門口二惡英為限值6.6倍
  微博發出後,溫州環保局立即介入調查。
  據溫州市環保局副局長胡正武介紹,受他們委托,浙江省環境監測中心站早在今年10月15日至17日就來做了監測。監測包括3項內容:焚燒爐排放的二惡英,以及周邊土壤、空氣中的二惡英含量。
  12月2日,監測報告出爐:
  當天兩個焚燒爐排放口的二惡英含量分別為0.09和0.02納克每立方米。根據國家《生活垃圾焚燒控制標準》,二惡英排放標準為1納克每立方米。
  周邊的7個環境空氣監測點,包括垃圾焚燒廠內、警犬大隊門口、看守所門口、武警訓練場等地。結果顯示,其中4個點處於0.5到0.6皮克(1納克=1000皮克)每立方米之間,最高的點在警犬大隊門口,為3.98皮克每立方米。
  根據美國和日本的空氣質量標準0.6皮克每立方米,警犬大隊門口的二惡英含量為限值6.6倍(我國目前尚無環境空氣中二惡英濃度的標準)。
  胡正武說,他之前也納悶警犬大隊門口的二惡英含量為什麼這麼高,後來才明白,煙囪是高空排放的,可能往遠處降落了。
  被要求安裝大型電子顯示屏實時公示
  據瞭解,溫州每天產生垃圾3000多噸,按照目前的處理能力,還存在幾百噸的缺口。而偉明環保在溫州市區有3家垃圾發電廠,日處理能力約1600噸,占了半壁江山。
  溫州市環保局副局長胡正武說,“垃圾發電是目前處置垃圾最有效手段,國際常用的。”
  為了提高垃圾處理能力,目前永強垃圾發電廠正準備上二期工程。“到時新廠帶舊廠,同步改造工藝。”胡正武表示。
  在胡正武看來,垃圾發電的流程是設計好的,“就看操作,如果規範了肯定在國家排放標準內。”
  他說,目前溫州環保部門監管的技術能力還不夠,“可以監控焚燒爐的溫度和用料多少,但監測不了最終的二惡英排放量,只能請省里來抽查。所以沒法實時監測。”
  溫州環保局表示,不能忽視垃圾發電廠對環境中二惡英的貢獻量。今後必須加大監管力度,加強日常監管,督促企業規範化流程,改良設備,一旦發現違規嚴厲懲治。
  目前,溫州環保局已要求永強垃圾發電廠在門口安裝大型電子顯示屏,對爐膛溫度、一氧化碳、含氧量等因子進行在線監控並實時公示,接受環保部門和公眾監督。
 
(編輯:SN091)
創作者介紹

設計公司

bi03biilm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