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日報訊 (記者/向雨航 通訊員/陳永祥)發燒、咳嗽、氣促、全身奇癢無比、脖子腫痛……自從今年3月被一隻老鼠咬過,海南55歲的羅女士就足足被這些癥狀折磨了半年多。直到被港大深圳醫院的專家鍥而不捨地追查到病因,確診為一種亞洲罕見的膿腫分枝桿菌感染,她才從對症的治療中恢復了健康。
  25日,記者從港大深圳醫院獲悉,膿腫分枝桿菌感染診斷非常困難,目前國內外沒有確切的流行病學調查結果,在國際醫學文獻中,整個亞洲僅有10餘例報告。專家懷疑正是老鼠在咬人時將桿菌傳染到羅女士的血液中,進而擴散到全身。
  兩次活檢終於找到“元凶”
  今年55歲的羅女士3月份被一隻老鼠咬過,之後就出現了咳嗽、氣促、頸部淋巴結腫大、全身皮疹,輾轉多家醫院治療2個月都沒有起色。
  5月初,在深圳工作的女兒帶她來到港大深圳醫院呼吸內科。病理報告結果提示發現有小螺菌的感染,醫生懷疑羅女士可能患上“鼠咬熱”。
  在等待病理結果期間,羅女士又輾轉到廣州、深圳兩家知名醫院求助,但按照“鼠咬熱”進行治療卻沒有效果。在疾病和痛苦的折磨下,羅女士的體重不斷下降,瘦成皮包骨,她說自己簡直有了“想死的念頭”。
  7月,羅女士在深圳另一家醫院切除脖子左邊淋巴腫塊作病理活檢時,她的女兒主動提出將部分切下的組織同時送到港大深圳醫院做活檢。這一次,在過去2個月持續追蹤羅女士病因的中國工程院院士、港大深圳醫院臨床微生物與感染控制科主管袁國勇教授和其團隊終於“守得雲開見月明”,通過活檢,他們確診羅女士受到一種特殊病原體——膿腫分枝桿菌的感染。
  膿腫分枝桿菌1953年發現,但是直到1992年才從分枝桿菌屬中分離出來。袁國勇教授解釋說,膿腫分枝桿菌具有超強的耐藥性,被稱為“抗生素的噩夢”。
  整個亞洲僅有10餘例報告
  正常人又是如何感染上膿腫分枝桿菌的呢?港大深圳醫院呼吸內科駐院醫生汲陽介紹,一般膿腫分枝桿菌感染多見於自身免疫缺陷疾病(如HIV)、肺移植、囊性纖維化、慢性肺部疾病,或者在手術過程中發生感染。然而羅女士並未有以上基礎疾病,也沒有做過手術,已知的危險因素都不存在,醫生們很難想象她會受到膿腫分枝桿菌的感染。
  袁國勇教授團隊進一步追查羅女士感染這種桿菌的原因,發現是其體內產生了某種異常的抗體,導致免疫功能異常,身體不能自動清除入侵的膿腫分枝桿菌。
  在查清“元凶”之後,羅女士於9月再次入住港大深圳醫院。呼吸內科團隊根據膿腫分枝桿菌感染的國際診療指南進行了對症治療,收到了“立竿見影”的效果。羅女士的癥狀迅速好轉,體溫恢復正常,咳嗽、皮疹、頸部淋巴結腫大消失,進食、睡眠也好轉了,於11月初康復出院。
  膿腫分枝桿菌感染診斷非常困難,目前國內外沒有確切的流行病學調查結果,均為個案報道,在國際醫學文獻中,整個亞洲僅有10餘例報告。它的治療難度同樣較大,如果不治療或者治療不徹底,膿腫分枝桿菌感染死亡率將高達60%以上。
  港大深圳醫院呼吸內科主管許建名說,雖然羅女士已經初步康復出院,但由於她的疾病罕見,團隊仍需要定期隨診。如果3個月後羅女士不再出現複發或新的癥狀,才能確定疾病完全被治愈了。
  老鼠可能是
  桿菌傳播者
  ■健康提醒
  儘管膿腫分枝桿菌感染的個案很罕見,但這種桿菌本身卻很常見。負責為羅女士進行病理化驗的港大深圳醫院病理科顧問醫生張文鳳指出,膿腫分枝桿菌在泥土、污水中都存在,她懷疑正是四處爬行的老鼠在咬人時將桿菌傳染到羅女士的血液中,進而擴散到全身。
  汲陽也提醒市民,現在大家都註意防蚊防蟲,對老鼠同樣也不要掉以輕心,因為老鼠會傳播很多病菌。不過市民也無需擔心自己會感染膿腫分枝桿菌,因為大多數人群的身體免疫功能正常,能自動清除這種桿菌,很少像羅女士一樣罕見地出現免疫功能異常。“做好個人衛生,老鼠多的場所經常消毒等,可避免病菌的感染。”汲陽說  (原標題:被鼠咬一口 病了大半年)
創作者介紹

設計公司

bi03biilm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