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個冷庫里,整條整條的狗堆放在一起,大部分已去了內臟,剝皮處理後,就將銷往餐桌。
  經過4個月的偵查,湖州南潯警方破獲了一個盜銷毒殺狗的犯罪團夥。在安徽廣德的收貨點,民警當場查獲了1600多條被毒殺的狗,總共15000多公斤。
  “整整裝了三個大的冷庫,太觸目驚心了,光清理就用了一天。”辦案民警說。
  來自安徽、江西等地的11名犯罪嫌疑人被採取刑事強制措施。警方稱,從盜狗、收購到販賣,這夥人已經形成了一條完整的產業鏈。
  主人掩埋被毒死的看家狗
  居然有人衝過來搶狗屍
  這起案件的偵破,源於湖州南潯雙林派出所對一起系列盜竊案的調查。
  4個多月前,雙林派出所轄區不時接到村民報警,稱自家的雞、鴨、狗等丟失。在民警調查過程中,發生了這樣一件事:一戶村民家的看家狗被毒死,就在主人要把狗掩埋掉時,忽然衝出幾個人來搶狗屍。
  雙方鬧到了派出所。一開始,民警也覺得奇怪,死掉的狗那些人搶來做什麼?“一審問,才發現這是一個專門毒狗、賣狗肉的團夥。”辦案民警說。
  7月初,南潯警方抓獲了11名犯罪嫌疑人,併在他們的收貨點安徽廣德繳獲扣押了1600多條被毒殺的狗,以及汽車、弩、毒鏢等作案工具。據悉,這些狗都將被無害化處理。
  “我們本來以為最多也就幾百斤的量,沒想到會有這麼多,他們整整用了三個大冷庫來存放。”南潯公安分局副局長沈岳祥說,對於這些狗,民警光清理、稱重,就用了一整天。
  用劇毒物品盜狗
  一天可得手五六十條
  警方經過調查發現,這個團夥內部,分工明確。
  34歲的江蘇人沈某等人,主要負責在湖州南潯、吳興、織里等地的農村兜兜轉轉,看到狗就捕殺。他們騎著摩托車,凌晨四五點鐘動手。一旦得手,便用車將狗拉走。
  捕殺的方法有兩種:一種是將劇毒的氰化鈉等物品混入骨頭、肉包子中,引誘狗狗吞食;一種是抹了毒藥的弩槍射殺。這些毒藥,基本都是從網上買來的。
  “他們使用的弩槍,還帶有紅外線瞄準器,二三十米遠外,彈無虛發。”民警說,“弩槍發射的毒鏢,射到狗身上後,可以取出來反覆使用三四次。”
  據調查,最多的時候,沈某等人在湖州一天可到手狗肉1400多斤,“毛估估有五六十條狗。”
  沈岳祥介紹,因為沈某等人基本在農村盜狗,所以遇害的寵物狗不多,但這並不意味著他們不獵殺寵物狗,“這次查獲的1600多條狗中,就有兩條藏獒,還有其他的寵物狗。”
  在湖州毒殺的狗
  都運到安徽廣德分銷
  沈某等人將毒殺的狗,賣給了一個姓徐的人。
  徐某今年42歲,江西人,他和妻子王某專職收購、販賣。這些狗經過打包後,通過事先聯繫好的長途客車運往安徽廣德。在當地,收貨商對狗進行處理後冷藏,或者銷售給各個經銷商。
  “這些狗基本上都進了廣德當地的狗肉館或者飯店,還有一部分則由徐某販賣到南潯周邊地區的農貿市場。” 沈岳祥說。
  據徐某交代,他之前也做狗肉生意,主要是收購活狗,後來,活狗的數量越來越少,需求量又越來越大,就與沈某等人合謀,開始做起毒殺狗的勾當。
  徐某交待,夏季狗肉的收購價為每斤2~3元,冬季為5~6元,然後再以高於收購價1元左右的價格賣給廣德的收貨商。
  沈岳祥說,因為現在是夏天,吃狗肉的淡季,所以才會在冷庫中查到如此多的狗。如果是冬天,收來的狗很快就會被銷售掉。
  狗肉內檢出劇毒成分
  流向餐桌遺害不小
  破案後,南潯警方將查扣的狗肉送往省公安廳物證鑒定中心檢測,分別檢出氯化琥珀膽鹼、氰化物等成分。
  “琥珀膽鹼是一種麻醉藥物,它見效很快,用在狗身上和用在人身上的效果是一樣的。徐某等人把它放入帶針筒的飛鏢里,用弩槍發射,狗麻醉後,就窒息死亡。氰化鈉又被稱為三步倒,有劇毒,會導致心肺功能喪失。” 沈岳祥說,這個檢測結果說明,這些被毒殺的狗肉是有毒有害的,“徐某說,他知道這些狗肉有毒,自己和家人都從來不吃的。”
  目前,此案中的11名犯罪嫌疑人因涉嫌生產、銷售有毒有害食品罪,已被依法採取刑事強制措施,案件還在進一步審理中。
  為什麼是涉嫌生產、銷售有毒有害食品罪
  辦案民警解釋,這起案件本來涉及到多個罪名。比如盜竊罪,但這個罪名需要辨認失主,且確定3戶以上的失主才能定性為刑事案件,如果是3戶以下只能治安拘留。目前來看,多數人家丟狗之後,基本不會報案,所以失主很難確定。
  另外一個涉及的罪名是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它適用的情況是:嫌疑人在毒狗時,有毒的包子、骨頭不小心被人誤食,造成嚴重後果。在這起案件中,到目前為止,還沒有發現類似情況,因此並不適用。
  (原標題:1600多條狗整整裝滿三個冷庫)
創作者介紹

設計公司

bi03biilm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